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忘羡】归去

发刀致歉。
我又跳坑。呵。

———————————————————————

#忘羡#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
#而我却再也找不到你#
#借梗#微博LeeTonggg已授权
就算是和你面对面,也会非常想你。
因为有预感会一边慢慢喜欢你,一边逐渐失去你 。

———————————————————
可能是安稳的日子过久了,心中戾气消散,再没有什么能掀起波澜。
魏无羡一手抱着天子笑,在檐上卧着。一只腿撑起,慵懒的晒着太阳。太阳是极好的,照的人有点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

蓝忘机这次去了两个月了。

从半年前开始,蓝忘机开始频繁的往外跑,本就逢乱必出,现在是什么破事儿都要去,每次去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开始甩开魏无羡自己出去。

魏无羡知道,蓝忘机大概是出了什么事儿,但他不愿说,那便不问。但这次去的时间太长了。

待他回来问问吧。魏无羡这么想着,又眯着眼睛灌了一口酒。
谁知道,蓝忘机没有回来。这一问,怕是今生无法问出口了。

蓝忘机在一次夜猎中丧生了,尸体被送回姑苏那天,蓝曦臣便告诉了魏无羡所有的事。
蓝忘机染上不治之症,早就知道自己活不长,又怕说出来魏无羡会担心难过,便躲着他,离得远远的。
魏无羡很平静的听完,只说了一句,他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担心难过吗。

第二天,魏无羡走了,和他一起消失的,只有避尘和那头驴。
灵堂里蓝启仁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苍白的脸,转向蓝曦臣,压抑着悲伤与怒火。
“我早说那是个祸害!你看他可有一点情义!”
蓝曦臣听到只是别过脸,一言不发。
魏无羡只身一人,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他就那样漫无目的地骑着驴,不知道去哪,不知道哪里可以去。

“魏无羡无情无义!蓝忘机等他这么多年,竟是这个下场!”
“要我说,是他自作自受咯!叫他包庇那个魔头。”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
这样的言语,听多了,心便长出硬壳,包裹住,无人可伤。魏无羡啃着苹果,晃荡着腿继续前进着。
世人皆道魏无羡无情,却不知道,最重的情义随着蓝忘机一起去了。
不知怎么的,魏无羡走到了大梵山下。鬼使神差,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引着他一般。依旧有小贩在卖着夷陵老祖辟邪像,魏无羡嗤笑一张,拿起来就回头喊,“蓝湛你看!”

身后空无一人。

魏无羡,何人?
孤魂。

他走了,走了便是走了,魏无羡你怎么不懂,世间再无蓝忘机。
笑容僵在嘴角,举起的手慢慢落下。
他一路上山,去到那条他洗去粉面的溪流,一如当年一般低头看那溪水。
再不会吹出刺耳的笛声,再也没一袭白衣背后出现,再也没有紫电噼啪作响。
小苹果看他呆坐半晌,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在他身边打着转。

师姐说,阿羡一直是笑着的,这样好,所以不能哭,等下还要去见阿姐呢。
对,对,见到阿姐要对她说声对不起。金凌现在是家主了,过得很好。
嗯,还要去见温情,温宁找到了想去的地方,真好。
.....蓝湛,你等我一会,就一会,我马上就去见你了。
只是...抱歉了江澄,可能你又要替我收尸了吧。没关系,这是最后一次了。
小苹果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魏无羡脸上表情万变。

想完这些,魏无羡突然感觉心口畅快了许多。那副身躯临死之前到如今,悔恨有,欣喜有,更多的大概是愧疚。说起来还要感谢莫玄羽,让他觉得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蓝湛,你喝我喝过的酒,受我受过的伤,你等我十三年,如今换我体会心爱之人离去之感,如此可算扯平了吧。

蓝湛,我有点想你。

如果逐渐喜欢你,便要逐渐失去你,那么现在你走了,我随你去吧。这样黄泉路上,便是最爱我的你。
哈.....阳光真好啊。

次日,魏无羡魂去,尸体送回云梦莲花坞。
这是自魏无羡与蓝忘机去往云深不知处后第一次从正门光明正大回到这个他长大的地方。
江澄抽出紫电,手指紧攥着屏退了下人,却是突然失了支柱一般,紫电离手,眼神空洞。
“魏无羡,你怎么敢死.....怎么敢死....怎么敢死!!!!”

遵遗嘱,忘羡合葬于云深不知处。
只是同魏无羡下葬的少了一把陈情。
那天是个好天,大概是两人又要相聚,给他们照个路吧。

......
多年之后,云深不知处翻修,多年不启的静室被打开,屋里物件被原封不动移至新处。
无人发现那块凸起的地板下面藏着怎样的秘密。
陈情与避尘用蓝氏抹额绑着,与那空酒罐放在一块。那些尘封的记忆,与往事一同被埋葬。

黄粱一梦。

——————————————————————
执笔/萧辞
不要打我。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