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忘羡】得活

·发刀致歉。
·借梗#看着我 活下去#
·梗源lof莫珂礼的糖果小铺。

———————————————————

-我曾翻越山河求一人。
-不修来生,只求今生长厮守。
-看着我,活下去。


近来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了,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身体里慢慢流逝。
是生命力啊。魏无羡低头看看自己逐渐布满皱褶的皮肤,叹了口气,又云淡风轻般笑了笑。

“蓝湛,人死了之后...可以收到纸钱吗。”



蓝忘机抿了抿唇,没看他,只是抓住他的手,十指相扣,握的越发紧了。

蓝忘机感觉得到,魏无羡近来越来越嗜睡,反应也总是慢了半拍,有时候还经常忘事。


“蓝湛,我怕是时日不多了。”
“不会。”


那天晚上蓝忘机要帮他把脉,魏无羡本想挣开,却不料今非昔比,一下子就被扣住了手腕。
认命般的躺在床上,魏无羡仰面向上看着,屋内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蓝湛,你记得吗,我说过....”
“你说过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会记得,一件也不会忘。”

魏无羡刚要说出口的话被打断,听到这句,愣了愣。
“我刚刚想说这句蓝湛你急什么。”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可是我这辈子要过了。



记忆力一天不如一天了,时常有人看到平日喜好乱晃到处找乐子的魏无羡抱着兔子在门口坐着。

这么一坐,就是一整天。


蓝曦臣看着对面的蓝忘机,欲言又止。但还是开口说,“别找了,没办法的。”

六道轮回,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蓝忘机又一次拖着沉重的身躯回房时,看到一弟子在同魏无羡说话。

“前辈,您在这做什么。”
“等蓝湛。”
蓝忘机闻言加快了脚步,匆匆走到他面前。那弟子猛然看到含光君吓得飞快的逃走了。

蓝忘机要牵着魏无羡进屋,手伸出去,怎料。


魏无羡神情不变,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蓝忘机问他,“魏婴,何事?”

“等蓝湛。”



衣袖无风却动荡。
雅正如蓝忘机,此刻却颤抖着手,抚上了魏无羡的脸庞。

“我是蓝湛,我们回去。”

魏无羡这才像是惊醒般,抬头看他,神情却是迷惑的。
“蓝湛来了我怎么会认不出。”
说完这句后,魏无羡感觉头被猛的按向了身前人的胸膛。



“听心跳。”




此后蓝忘机日夜带着魏无羡。旁人对此场景并不陌生,只是感叹近日两人愈发恩爱。

只有蓝忘机知道。
身后那人只记得那脱口而出的姓名。

数月后,魏无羡一日失足摔倒,随后便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就这么,肉眼可见的一日日衰老下去。

“蓝湛,看着我。”
“我死后,活下去。”
“看着我,活下去。”


蓝忘机坐在床边紧紧的握着床上人的手,看他转头看向自己,听他一句句喃喃,再一字字刻到自己心上。


“二哥哥。”


这天夜里蓝忘机突然听到一声清晰的,多日不闻的,一如年少时的清冽嗓音。他猛的抬起头,魏无羡感到握着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他笑了笑,用了很大的力气,侧过身来,伸出另一只手要去够蓝湛。
抚上蓝忘机的发丝,看到他红了眼眶,又去抚他的眼睛。



“我怕是熬不过了。”
蓝忘机不再看他,将他的手贴上额头。

“蓝湛,你看看我。”
“待我死后,好好活着。”
“我魏无羡这一生,至此便是无憾了。”


言罢咳了声,蓝湛忙要起身端水给他,却被拉扯住衣袖。

“蓝湛,别走了,再看看我。”
“你特别好,我喜.......”





那声音便是弱了下去。
没了声息。
这似曾相识的绝望啊。

清泪不受控制的流下。
只此一滴。
滴落地上,便没入尘土,没了声。




看着我,活下去。
看着我,活下去。


如梦魇般缠绕心头,用刀子刻在心尖,用铁烙烫在心上。

看着我,活下去。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后来他走了。



你可见过行尸走肉。
你可见过生者心死。


———————————————————

end.
执笔/萧辞
就算我发刀你恨我求你点个心。

评论 ( 10 )
热度 ( 85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