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江澄】裁梦为魂

·江澄中心向。
·发刀致歉。

—————————————————————

-我裁梦为魂,再借粗茶一碗。
-让这躯壳长生百年。
-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

冬日里不知何事,姑苏蓝氏给各大家族发来请帖,那上面写着纵观星象姑苏近日将要降雪,邀众位饮茶赏雪。许是太久未有雪了,这次竟是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纵使有千般万般不想去,江澄还是出了门,连带着金凌。
金凌....马上也是宗主了,多见见这场面总是好的。



在路上便是透骨的寒意,下午方见了一星半点的雪,还未落地,便化了。
此刻雪大了点,深呼一口气,那白雾便在空气中散着。
下雪了啊......
江澄披着裘衣,在风雪里立着。那雪就这样洋洋洒洒的落着,伴着风,斜斜的吹进任何可以触及的角落。

“舅舅,下雪了!”


江澄听闻身后一声惊喜的叫喊,似是嘴角轻扬了一般,未回头,只是说了声,“都要做家主的人了,怎么还这样,玩心太重。”

金凌听到嘟着嘴嚷嚷了句什么,江澄没有听清,便消散在风里。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见一带着抹额的小辈迎了出来,待走近一瞧,方才认出是蓝思追。


“江宗主,含光君让我来接您。”
江澄微微一点头,刚想问为何蓝忘机不自己出来,心下一想便是了然。

怕是,不愿再见了吧。

金凌看到蓝思追,便不再管江澄是否在盯着他,加紧脚步与蓝思追并排,脸庞红通通的,大概是初雪带来的兴奋感。
江澄在他们身后跟着,看着那两个孩子嬉闹着,又因长辈在场而不敢太放肆。

初雪啊.....
好像小时候每次下雪,他也是这般,兴奋,期待着。
那时一下雪,魏无羡便总拉着他去雪地里玩儿,云梦的雪比姑苏的大多了,一夜之后,那雪便是厚厚的一层,铺在地上。松松软软的,踩上去总是有些被压实的声响。

记得那时阿娘总是会拦着不让出去,叫骂着魏无羡总是拉着自己乱玩,大雪天这一闹便是要生病。但父亲总是拦着阿娘,然后微微笑着在两人头上一人摸一下,便让他们早去早回。



那时.....那时真是开心啊。



阿姐每次到了冬天,总是会织许多暖和的帽子与手套,每次他和魏无羡都能看到阿姐倚着门框,手中的针线穿梭者,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那眼神,温柔的好像要把人心暖化了。

江澄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想要不去想以前的那些事儿,可是不知为何那画面总是在脑海中不断出现着。

“江澄啊,看我!”耳边一声清晰的带着笑的声音猛地出现,江澄一愣便抬了头,然后那冰冷的雪球便砸到了脸上,雪球压得不实,在空中便散了许多,到脸上也只是松松软软的,冰的人一个哆嗦。

“魏婴你个混蛋!”江澄迅速弯下腰,趁着魏无羡还在笑,团了个雪球便扔去。魏无羡猝不及防,又开始回击。两人就在雪地里闹着,打着,后来都滚在了雪地里,累了,就那么躺着,看着雪花落下来。有时候会落到眼睛里,便闭上了。

“魏无羡。”
“干嘛。”
“我们以后能一直一起玩雪吗?”
“当然能,只不过以后长大了还这样,我倒是没事儿,师妹会不会放不下面子呀。”
“怎么可能!不要叫我师妹!”

江澄吼着便要拿手边的雪球砸他,魏无羡大笑着躲开,两人又厮闹起来。


冰冷的触觉好像还停留在脸上指尖上,江澄紧了紧裘衣,认命般的闭上眼,继续往前走着。


记得那日回去后,阿娘把魏无羡狠狠地骂了一顿,阿姐马上拿了干的衣服给两人换上。
啊,还有莲藕汤,记得是甜的,热热的。


怎么现在想起来,口中却是涩涩的。


远远看到披着一黑一白裘衣的人立着,背对着自己,那黑衣突然跑远,蹲下,撩了雪便砸去。

江澄脚下一顿,这姿势这身影他太熟悉。

金凌这时也看到了,悄悄的回头瞟了一眼江澄,却见江澄脸上全无愤怒,只是纯粹的悲伤。
江澄察觉到金凌的眼神,赶紧正了正神色,却是眼眸垂下,再也不愿见那场景。


父亲不在了,阿娘也不在了。
没有人骂着让他别出去,也没有那双温暖的手。
没有手套了,没有棉帽了。
没有热气腾腾的莲藕汤了。
没有家了。



没有了,都没有了。




魏无羡,你不是说你会一直和我玩雪的吗。
我不怕丢人。
你呢,你去哪儿了。




再往前走,便到了两人面前,蓝忘机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道有失远迎,那黑衣人却不再看他,转而笑着去与金凌他们玩闹着。
江澄见着场面,不知为何便冷哼了一声。片刻后却是自己愣了愣,见到魏无羡那鞋有些湿了,刚想习惯性的开口提醒,只听蓝忘机开口。“走了,回去。”




魏无羡先是嘟囔了声再玩会儿,但还是笑着应着。
江澄见这场面,心里不知为何便是一疼。



如果重来的话,魏无羡,千万不要对我说出那句话。


罢了。
年少时的戏言罢了。



独留我一人。
便是你说的一起。




那日江澄就那么失控的醉了,金凌扶着他休息时,他手上还拿着杯盏。

他推开金凌,突然将杯里的酒全撒在地上。


“你骗人,你不得好死。”


说完这句,江澄便颓然的蹲在地上,就那样,像个孩子一般的,抚着地上的雪。


“算了。”
“.....请让这躯壳长生百年。”



“一定要,兑现诺言。”
“哪怕是....在梦里....”




—————————————————————

end.
执笔/萧辞
点心感谢。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