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云梦x暗香】浮生

·我捧心以赠,等你归来。
·百合向。

——————————————————

-那年花开的正好。
-风一吹,那花瓣便洋洋洒洒落下。
-我便知是你来了。

第一次遇见云梦那姑娘,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
暗香那日去云梦做任务,想了想,觉得还是从外围悄悄绕着过去,别惊动了云梦那群一看就很柔弱小姑娘。

这一想,便让她遇见了浮生树下躺着的丫头。

那姑娘乍一眼瞟过去和别人没什么区别,但仔细看看能看到她口中叼着根草,手边还放着坛酒。头上的斗笠被摘下随意放在身侧,二郎腿高高翘着,脚腕还在转啊转的。
暗香觉得甚是有趣,很少见一个云梦如此随性,心下好奇,便悄悄走过去。那风正好在她落地时猛的一吹,霎时间花香四溢,那花瓣便洋洋洒洒的落下来,落在那姑娘的身上,美的像一场梦。
准备等风停了过去,眼前却只剩几只蝴蝶在花间飞舞着,那姑娘早已没了身影。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的气息,刚想抽出匕首回头,却感觉一只带着微凉的手从背后绕来抚上脸,又被捏住下巴。身后人像是侧过头,说话间温暖的气息吐在耳朵上,痒痒的。

“哟,谁家的姑娘啊,生的这么俏。”

暗香心里觉得好笑,瞥了一眼那手。啧,小姑娘的手,细细白白的。顺着那手的力道将头转向云梦,这才看清了她的面容。睫毛长长的向上微翘着,浅咖啡的瞳显得整个人都空灵了,唇薄薄的,淡淡的粉色醉人般的晕开。
暗香看着鼻尖快相抵的云梦,看她玩世不恭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自己,那手指还不停的抚着自己的脸,将一口气轻轻呼在云梦的额头上。

“怎么,爱上了?”



两人就这么僵着站了一会,那风像是要把树上所有的花儿都吹下来,云梦被吹的浑身冷的一抖,首先败下阵来,暗香只觉得背后那个温温软软的身子离了,风猛的灌进来。

再看云梦已经踏着蝴蝶飞走了,只剩下一句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回声,被风送了过来,“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

暗香第一次明白,原来花下共赏明月,比江湖打打杀杀,有趣的多。





此后两人便时常花下相会,但总是躺在一起喝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有日云梦喝的有些多了,翻身支着手臂睁着大眼睛看着暗香,认真的说道,

“我一直被她们嫌弃。”
“我不喜欢学医术,我喜欢毒药,还喜欢杀人。看到你那天,我觉得你太酷了,好喜欢你。”

“但是现在呢,你要是不杀人了,也行。我也喜欢你,我可以为你开个医馆,反正你老是受伤。”


说完这句,云梦便撑不住的晃悠晃悠倒在了暗香身上。暗香被云梦压着抱着,心里像是炸开了烟花,激动的想跳起来,但又不能动,只能硬生生忍住自己,涨红了一张有些妖艳的脸。

“嗯,好。”这是暗香的回答。




后来两人像是默认了这种关系,只要暗香没有任务,云梦没有病人,两人便在鲜少有人问津的地方呆着。

暗香这次的任务要去很远的地方,时间也很长。待她回来,却听闻大家都在说着华山要去云梦屠山打劫,乍一听到还以为是玩笑话,但也只是一瞬,便发了疯一般的奔去云梦。

待她到时,已经结束了。

她在很远的地方,看到她的姑娘光芒万丈,脚踏蝴蝶,一字一句清清朗朗的说道,“怎么,以为我云梦没人了?”

那是她的姑娘。
一个有些讨厌着自己的身份,被众人所不认可,却以一己之力保卫着这片土地的姑娘。

勇敢,无畏,而强大。



暗香没有告诉云梦她来过。

云梦便顺理成章的被推上了掌门之位,每日都很繁忙。而暗香一直在远处看着她。

只觉得自己不够强大。
这样怎么能护住她的姑娘。


那日暗香直接出现在了云梦面前,云梦倒是非常惊喜,抓着她的手,又围着她转了几圈。暗香见她这般,脸色却微微有些发白。

片刻之后云梦也发现了暗香不如往常,还没等她开口,暗香便抢着说,

“我要去游历了,去三年。”
“等我变强,好吗。”



云梦刚想开口说“不啊你已经够强了啊”,还是忍住了。
她明白,身份变了,有些东西虽然不是她们愿意的,但总是会改变的。
她只能轻轻的抱住暗香,就像当年那样,凑在她耳边喃喃道,

“好,我等你。”





时间开始可以度量。
从暗香走的那天开始。



三年里,云梦没有收到过任何暗香的讯息。她不敢想,也不想派人找她。
暗香从没有骗过她,那么就一定会回来的。

那一树桃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
她一日不歇的让自己工作着,处理着各种事务,将云梦重建成一方霸主,温柔又不失威严。

门内弟子越来越多,也有许多出色的接班人,云梦想,到时候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然后和她的暗香开一家小小的医馆,两个人相互陪伴着,也能少点戾气。



云梦数着日子,到了那天,她破天荒的将工作全部推开,一个人去了浮生树。
她等了一天,从阳光微亮,再到湖水映着月光荡漾。

你明明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
你怎么没来。

三年零一个月,云梦钦点了掌门接班人。
暗香一直没有回来。
云梦问遍了暗香的所有人,也没有任何消息。

三年零三个月,云梦宣布闭关两年。
在这两年里,她翻遍了大江南北。从江南,到金陵,到武当....一次次满怀希望,又失望着离开。

本来这些地方,她都是想和暗香一起走的。
怎么只剩她一个人了。

她足够强大了,光芒万丈笼罩了天地,却照不到她心尖上的人。



五年零四个月,云梦掌门宣布退位,一代翘楚的传说飘散在风尘中。





后来传闻那掌门在浮生树下造了座木屋,设了屏障,无人可进,便这么度了余生。



云梦还是当年的容颜,抱着酒,在树下躺着,这么一躺,便是永年。
花又随着风飞舞,落了她满身。



“哟,谁家的姑娘啊,生的那么俏。”
“怎么,爱上了?”

嗯,爱上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娶我啊。
我还在这里,你知道的。
你只要悄悄走过来,风一吹,我便知是你来了。



——————————————————
end.
执笔/萧辞

评论 ( 5 )
热度 ( 75 )
  1. :)引觞满酌 转载了此文字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