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全员向】当楚留香各个门派被你表白

·当楚留香各个门派被你表白。
·你喜欢哪个?
·难得全篇都是糖,好刺激。
·请关注我呜呜呜呜呜呜

后篇指路

——————————————————

-当云梦被你表白:

你看到眼前的姑娘先是愣了一会,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写满了不可思议,半天不敢眨一下。
像一只突然被吓到的兔子。
那姑娘涨红了脸,手中的灯被风吹的晃动着,就在你想再说一遍时云梦那空着的手突然叉起腰,大声的对你吼道,

“什么?喜欢我啊?输出高过我了吗?是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什么,让我做你的专属奶妈?做梦!”

你被吓了一跳,又觉得有些好笑。那姑娘吼完这句不敢看你,眼神乱瞟着,口中还在嘟囔着。

你垂头丧气打算转身走了,忽然感觉衣角被扯住了,你低头一看,一双洁白的靴子便映入眼帘。

“也不是...不可以.....”
“就,就一点点喜欢你啊!”
“以后我在的地方,你都不会死。”


-当华山被你表白:

眼前人儿先上下打量了你一眼,清了清嗓子,“咳咳,我们华山很冷的啊。”
你心下疑惑,还没等你开口,他便说道,“我们这儿连地图都是最近刚有的,过来为难你了。”

“你真是个好人。”

你正在一脸懵的沉浸在被发好人卡的悲伤中,突然感觉手腕别人拉起,暖暖的,然后便被带着走到两块大石头组成的夹角里。
你看着眼前的人把你半抱在怀里,为你挡着风。雪落在他的头发上,肩上,而你却一点也没被风吹到。

“刚刚那里太冷了。”
“我没什么钱,但养个小宠物还是够的。如果你嫌这里冷,我就给你买围巾买手套买大衣....”
眼前的人儿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但还是认真的看着你,

“实在不行,我就带你去江南。”
“我想倾尽所有,去爱你。”




-当暗香被你表白:

你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找暗香,但看着挽兰湖边钓着鱼叼着草哼着小曲儿的人儿又怂了起来,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口。
你终于说出了那句喜欢,只觉得身前一阵风过,空气里飘着好闻熟悉的香气,再定神一看已经没了人影。

“唉,表个白都这么墨迹,娘们唧唧的。”
暗香隐身到了你身后,又把你的脸用力一捏,掰着转向自己。

“看好了,我来教你。”

你还在愣神,感觉嘴唇触上了柔软,有点凉凉的。暗香的呼吸暖暖的,让你有些痒。
“懂了?”
暗香甩开你,一个人向前策马奔去。你在原地站着,瞬间那暗香便没了踪影。

“唉,是不是走路都要教你?”
片刻后你看着那人儿又折了回来,一把拉住你就把你带上了马背。

你小心的抬头瞥了一眼,发现那人啊.....
耳朵尖红了。


-当武当被你表白:

那张标致的脸听到你的话,嘴角抽了抽,但还是忍住了多余的表情,低声轻轻嗯了声。

风过,一树桃花被吹的漫天飞舞,落在你头上。

他伸出手轻轻抚下花瓣,指尖缠绵在你的发梢,出神的把你的头发在手指上绕啊绕的。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抽回手,别过头,脸上染上了红晕。
“谁要你喜欢啊!”

你看着他一手捂着脸,另一只手却在身后够你的手,微微笑出声。
“别笑了!要不是你对我好,我......”
你笑着让他说下去,他却眼神躲闪着,拽着你的手就往山下走去。

“....我带你去吃糖葫芦。”
“你一定一定不能离开我。”
“你踏出这一步,就是我的人了,收不回去,改不了了。”






-当少林被你表白:

那人浑身一抖,般若冠有些歪了,也没来得及去扶。
“阿弥陀佛,施主可是在说笑?”

你学着他的样子,回了句,我从不说笑的。
他看着你面无表情,你有些害怕,怕他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
双手捂住眼睛,不再看他。
大概是过了很久,四周寂静,没有一点声响。你听到他长叹了口气,又是无言。

“小僧惶恐。”

这下你连他的话,都不敢听了。
又过半晌,你感觉到一双大手握着你的手将他们从你的眼睛上拿下,那和尚微微弯下腰,跟你对视着。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你看了几秒,又是长叹一声。

“真是败给你了。”
“不过是还俗罢了。”

你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他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但是握着你的手始终没松。
那只手上有茧,但温暖的让人有些想哭。
你眼角微微红了,他看着你突然就手忙脚乱起来。

“诶施主,不是,不是,你别哭啊。”
他蹲了下来,抬头看着你,把你的眼泪抹去。

“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
“大事不妙。”

———————————————————

end.
执笔/萧辞
侵必究。

评论 ( 60 )
热度 ( 1410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