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全员向】当各个门派养了孩子会是怎样的场面

#当各个门派养了孩子会是怎样的场面。
#我有毒吧。对不住华山。
#大概是温馨亲情向了(?)感受一下父爱如山?

前篇指路

———————————————————

-我走马这盛世山河,回眸皆你。

-当云梦有了孩子:

你看着平日里最爱蹦蹦跳跳轻功乱飞的姑娘,忽然就沉下气安静的带孩子的时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对她不太公平。

那日那对母女正在浮生树下躺着,你刚想走过去,但看那两人儿悄悄的说着什么,便从另一端轻轻绕了过去,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来,妈妈教你,这个灯可以打人。”
那糯米团子一般的小人儿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又问道,
“可是外婆说这是救人的呀。”

“学什么医术啊,乖,听妈妈话。”
“诶你别告诉爸爸和外婆啊!”

你看着那正朝四周张望的姑娘,把身子藏到了树后。

依旧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你喜欢的那个有点酷的小姑娘。

晚些时候那姑娘把小糯米团子一把丢给她外婆,跑到你面前来笑嘻嘻的告诉你,

“今晚一点都不想听故事。”
“月黑风高,我带好你,你带好药,我们去搞事。”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啦!”

-当华山有了孩子:

你觉得那人儿总是不着家,一直忙得很,但问他的时候他总是支支吾吾的。
那天你把孩子交给他师姐照看一天,悄悄的跟着他出门去。

然后就看到那人儿左顾右盼做了贼一样溜进一个小屋子,过了半晌穿了一套洁白崭新的时装戴了副墨镜出来。

“性感华山在线摆拍算命,华山论剑让你赢的有面子。”

你当时脸就黑了,刚想把他抓回来,就听见旁边有人问,“诶,最近华山不是越来越好了?怎么还出来?”

你看到他顿了两秒,然后悠悠的开口,
“以前一个人觉得没什么,怎么样都能过下去。一壶酒就可以慰藉满身风尘。”
“现在不一样啦。”
“有了想放在心尖上的人儿,还得赚个奶粉钱。”

回去的路上你依旧跟着他,开始不争气的掉眼泪,他听到身后有声响便回了头,看到了正在抹着眼泪的你。
华山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你是不是都看见了。没等你回答,他就静静走到你面前把你一把抱住。

他把头埋在你肩窝里,你侧着头,他的呼吸软软的喷着。

“这世态炎凉,有人笑我愚,骂我傻,我承认。我这辈子做过最聪明的事儿有两件,第一件是偷尝了师兄的酒。”

“第二件事儿就是遇见你,还有了个费钱的小东西。”

“你不要笑我,也别哭了。”

-当武当有了孩子:

他往山下跑的愈发频繁了,大抵是听到小师弟总说糖葫芦真是太好吃了。
或是因为他小时候爱吃。

你抱着孩子时武当总是板着脸,只是悄悄的跟在你身后怕你走路滑了摔着。小心翼翼的,像照看着什么易碎的珍宝。
你问他怎么都不笑一笑,他总是回答,

“哼,不是要有身为父亲的严肃?”

但你出门后回来时总会发现,每当你不在,武当便会在院落搬把藤椅,把小团子放在上面,然后蹲在地上拿着拨浪鼓逗他。

刚下了雨,地上有些湿,有几片花瓣堪堪黏在他的衣摆上。风一吹,花香飘过来,那男人依旧是当年俊俏的模样,只是眼里多了几分慈爱与纵容。

关键是啊,这人还总是藏着掖着,不想被你发现。

后来你在院落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棵山楂树,正准备去问他,常来看小团子的小师弟就拦住了你。

“师兄不让我告诉你。”
“这是他种的,说来年就有山楂果啦。”

那种树的男人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卖了,一手执着书卷,像是在认真的读着。

其实余光里都是那一大一小。
哪里看的进书上的一字一句。


-当暗香有了孩子:

你发现那人儿接的任务一点儿也没少,但负伤回来的次数变少了。
暗香自从有了个孩子,便觉得刀口舔血的日子真是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就要见不到老婆和孩子了。
但是那孩子好烦啊,骑个马都没地方放。

暗香开始教他骑马,大手握着小手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的感觉。
但你很奇怪,暗香从来不教他杀人的本事,只是一直在教他防守和简单的招式。你以为是孩子太小了,也没放在心上。

那天你听到暗香在小团子睡着时坐在地上,趴着床榻在他耳边小声的对着他喃喃,时不时还轻轻的抚着他的头,

“唉,你妈比较胆小,就是个胆小鬼。”
你听到了涨红了脸,刚想踏进屋捶他,却听到他继续说,

“所以你得保护她啊。”
“虽然我可以保护她了嘛,但我还有任务对吧。”
“我有任务的时候,就拜托你啦。”

暗香第一次觉得,原来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当少林有了孩子:

那和尚每日看着你围着那小团子,像是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好像家里多了个人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好像话更少了点。

那日你抱着孩子上街,那孩子坐在你的臂弯里不安分的扭动着,你走的很吃力,手也有些抖了起来。

忽然你觉得手臂上的那团不动了,乖乖的趴在你肩上,你有些奇怪的回头,却看见后面那和尚微眯着眼盯着小团子。
面无表情的,连你看着都有些害怕。

你心里微微发笑,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却觉得手臂上一空,那团子被和尚从身后拎起来,双手一捧就让他坐到了脖子上,过后还拍了拍那两条晃动的小短腿示意他安分点。
你看着他从那个整天阿弥陀佛的僧人变成了也会让孩子坐在脖颈上的爸爸,轻轻叹了句时光真是催着人变化。

他听到这句回头垂下眼眸看你,伸出手拉住你,带着你往前走。
你听到他目视前方依旧是冷着脸说道,

“施主的手只有我可以牵。”
“这一点贫僧一直记得。”
“施主一直是贫僧一个人的。”

一如当年那般,那只手温暖而有力,从来没有变过。

“当初说的,只是为你一人还俗。”
“我明明只想和你一个人看这山河。”

后来发现好看的哪里是山河,明明是你。

——————————————————
end.
执笔/萧辞
大过年的,华山就不要打我了吧。

评论 ( 38 )
热度 ( 727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