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暗云】刺槐

#楚留香
#暗云百合向
#是点文,是糖。

———————————————————

-那年月光很好。
-你想不想和我一起看。

云梦一个小姑娘被绑架了。
三更半夜的,一封信就轻飘飘地落到了掌门桌上,信纸上还透着幽香,落款是个看上去极不正经的轻佻唇印。

——拿药来换,你明白的。

众人皆知,近日云梦研制出新药,可解百毒,市场上已拍出高价,云梦却一直未将药流入市场。
的确,有钱的人很多,药却很少,怎么说这药还是得牢牢握在云梦自己人手上的。

被绑架的姑娘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也不是什么官差,却是掌门的心头宝,大抵是因为长的有几分像掌门小时候,人也单纯可爱的打紧。
绑架的人大概是摸到了这条线,绑走了这姑娘。

云梦只知道自己被蒙上了眼睛敲晕了,再醒来时已是在一张挺大的床上躺着了。她想转头看看,没想到头痛的不得了,直接叫出了声。她只看到床单是深紫色的,四周的光暗暗的,也不知道是在哪,就听到一个有点冰冷的声音问她,

“醒了?”

云梦下意识打了个颤,没敢说话,往被子里缩了缩。问话的人在窗口的桌子旁不知摆弄着什么,看背影只看得出是个高挑的女人。

暗香半天没得到回应,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转身端着一个小碗往床边走去,看着眼前紧张的咬着嘴唇的姑娘心下好笑。

“喝药。”

云梦看着她眨了眨眼睛,眼神往她手上的碗一转,又盯着她眨眨眼。
暗香抚了抚额,觉得这个姑娘有点太难伺候,只好又说了声“没毒”。云梦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接碗,没想到手抖得举不起来,暗香只得俯下身去拿勺子喂她。

嘿,近看这丫头长的真好看。暗香想着,就起了玩闹的心思,手指一勾眼前人的下巴,轻挑的问她了句美人儿谈恋爱吗,然后看着她涨红的脸幸灾乐祸的大笑出门去。

此后的日子便是这般,暗香总把云梦调戏的满脸通红,但总是无微不至的照料她。闲暇时云梦会讲些趣事,生活倒也不无聊,只是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

....好像不太像绑匪和人质的相处。

云梦问过暗香为什么绑她,回答不出所料,也问过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暗香当时顿了一下,随后又带上往常一样有点妩媚的笑容,云梦一见这笑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话,还没来得及阻止,那人的话便说出口了。

“小丫头长的这么水灵,当然是得养胖点好给我天天看啊。”

云梦的伤好后,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怎样,暗香好像对她完全没有防备,先前还会将她绑在房内或是锁着门,现在可以放她出去在一个小范围内自己玩。

那日暗香正好出去做任务,云梦收到掌门来的讯息,上面是画好的路线,只要顺着这路线,她可以逃出去,在暗香追来的途中,也可以把她杀了。
云梦看着似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看着湖边的小船发起了呆。暗香回来后便看到那小姑娘呆呆的模样,摸了摸她的脑袋,给了她串糖葫芦。
云梦转头去看她,只看到她笑意盈盈的模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暗香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不喜欢,蹲下身与她平视,悄声问她想吃什么。
云梦看着她抿了抿唇,只是说了声不用,就再没说话。

在云梦的时候,虽然掌门很喜欢自己,所有人也都对自己很好,但总感觉带着奉承与巴结,掌门一走就剩下一个人,孤零零的。
其实她喜欢最便宜的糖葫芦,甜滋滋的。
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她。

暗香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去做她的事儿,云梦见她一走,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纸条上的日期越来越近。
云梦的心也越来越难受。

那日终究还是来了。
那日晚上走前,云梦悄悄潜进暗香的房间,不知怎么的,就是很想见她。
想见她。
想抱她。
想吻她。
但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悄悄站在窗口说声,再见。

再见,不要追出来,珍重。

暗香本来没有发现,但总觉得这几天云梦怪怪的,睡得也不踏实。恰好翻身看到云梦离开的背影,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

云梦在前面飞奔着,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涌,好像脚下踩着记忆,每走一步,便踏碎了一分。
最后只剩一地残渣,拼不起来。

她忽然感到身后有人追她,回头就见暗香大喊着她的名字,她不敢停下,她知道掌门他们就在看着。她只能回头无声的说,停下,停下,回去吧。

可是没有用,暗香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她不知道是因为人质走了而疯狂,还是因为,她的姑娘要走了。
平生第一次觉得,爱一个人原来,这么美好,这么痛苦。

暗香受了伤,躲进了深林,没有人找得到。

云梦在路的那头跪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地上的血在黑夜里好像是魔鬼,就这么攥住人的心。

后来云梦回了家,却只是留下一句“我已决心拯救苍生”,又不知去了哪里。掌门看着她的纸条叹了口气,便也让她走了。

爱会让一个人生出翅膀。
让人生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云梦一直在找暗香,她去了以往她们住的地方,踏遍了暗香,也没有找到她。
她回到了当初的地方,安安静静的住了下来,像是与世隔绝一般。
只是半夜总是会梦到暗香最后对她吼着爱她。她很想回答她也是,却没有人再听了。

又一次半夜醒来后,云梦推开窗。月光一如当年,只是物是人非。
云梦撑着脸,看着那月亮,悄声念着何人与我共明月,忽然听到身后有一声轻笑传来,接着身体就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中。

“我啊。”
“对不起啊小姑娘,回来晚了。”

气息暖暖的喷在耳廓上,是说不出的安心。

云梦没有回头,那声音就像当年那般好听,还染上了当事人都不知道的温柔。
她闭上眼,唇畔带着淡淡的笑,小声说着,回来就好。

总会有相爱的人被迫分开。
但只要相爱,就能再度重逢。

月光一如当年,恰似你我。


———————————————————

end.
执笔/萧辞

评论
热度 ( 63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