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全员向】当你受欺负各个门派会是什么反应?

#当你被欺负了各个门派会有怎样的反应?
#又名《策划一场惊心动魄的表白》
#嗳,好久不写,手生,见谅。
#ooc爱你。

——————————————————

-云梦:

那日你与人了江湖恩怨时,哪知对面那泼猴见打不过你,便叫了一帮流氓帮忙。你虽然武艺高强,但还是寡不敌众挂了彩。本不欲告诉那姑娘,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那姑娘却敏锐地察觉到这几日你的反常,在你几次推脱与她一同去金陵玩后,风一般地跑到你家里准备兴师问罪。
你原本还想藏着,云梦一下子就蹿进了屋里,看你脸上青一片腿上紫一片,脸上佯怒的表情还没收好那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了。
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想说句“让你看笑话了”,云梦就掏出随身带着的外伤药,拉着你到床边坐着,轻轻地涂在你的脸上。
白皙的手指在你脸上轻轻抹着,怕把你弄疼,散着一股好闻的香味,和药泛着苦涩的味道融在一起,兀自闯入你的鼻腔。
你看着你的姑娘为你掉金豆豆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心疼,却感觉被填满了一般满足。她擦完药站在你面前撸起袖子要去干架的样子可爱极了。见你只是笑着看她,云梦过一会就泄了气,坐在你身边,也不敢靠着你怕碰到你的伤口,只是虚虚的倚着。
她蹭了蹭你,又抓起你的手把玩了一会,半晌才叹出一口气,轻轻地说着什么。

“唉,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更强一点呀?我也不想老是被你保护啊......”
“我也想保护你呀......”

云梦心里悄悄想着,世上再没什么人这么疼我了,以后就换我多爱你一点吧。

-暗香:

你委屈巴巴地找到暗香,一股脑地说着刚刚那江洋大盗如何如何把你的钱都抢走了,又如何如何把你揍得痛哭流涕,结果那人看都不看你一眼,继续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东西。
你见他这样也不想再理他了,只想着过些时辰再来找他,哪想到你刚转身那人就嗤笑一声:“自己蠢死了。”

你突然就感觉怎么连最爱的人都这么对你,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出来,转身就跑走了。暗香悄悄眯着眼看你走了,然后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的朝着反方向奔驰。

你回了家,干脆直接上了床打算睡一觉,缩在被子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所以你没有发现,半夜里暗香悄悄进来,在你床边守着你,怕你做噩梦。你有一点动静,他就悄悄握紧你的手,还给你点上了他最讨厌的安神香。

你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什么也不说。日子就这么别扭的过了下去,直到有天你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封信,还有你被抢走的东西。
你有些讶异的拆开信封,上面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叫你男人别来杀我了做强盗好累。东西都还你了你帮我求求他别悬赏我了。”

你看着看着突然就乐得笑出声,正好暗香回家,看到你这般还在不解,你就冲上去抱住了他。
他松松环住你,听你在他耳边说着“强盗太可怜啦”“他真的好惨呀”,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
你见他没回应,抬着头去看他,感受到他一只手蹭着你的脸,然后弯下身笑了起来。

你正想去锤他,就听见他说——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往南我一定不往北。”

“虽然你这么蠢吧,但我聪明就行了。你受了委屈,我就给你千倍万倍讨回来。”

-武当:

你刚想偷偷上山,就看到武当在山脚下摆着一张黑了的臭脸四处张望着,不禁打了个寒颤。方才在集市差点被匪徒绑走,还好你溜得快,也只是挨了几下拳脚。
他看到你这儿时一下子就发现了你,大步走过来,一下子就把你拎了起来,飞快的往山上跑,嘴里还不住地唠叨着。
你也知这次是你做错了,只能由着他说。

武当见你一言不发,更加来了气,大声吼道:

“您老人家能不能给我省点心?说了多少次这几天乱不要下山?”

你委屈的打紧,正好又牵扯到伤处,脸都皱了起来。武当注意到你这般心下一惊,赶忙把你背了起来,可嘴上还是没停。
你趴在他背上,温暖而宽厚,正好疲惫感袭来,就这么睡着了。

再醒来时你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身上的伤也已经处理好了,床头还插着一根糖葫芦。屋里没人,想来也是武当给买的。
你一天的失落突然烟消云散了,那糖葫芦可甜,像是要在嘴里炸出一个个甜甜的烟花。
武当听见屋里有动静,就从外面进来了,依旧是黑着张脸,你有些怵,不由得紧张起来。
但他只是僵硬地站在那,半天才像挤牙膏一样问出句“真的那么想出去?”,你瞥了眼他,轻轻点了点头。
你只听到他叹了口气,温柔的语调在房间里回响着。

“那你以后叫我,我和你一起,这样就没问题了。”

我不怎么会爱人。
但我可以护你一世到老。

-华山:

华山听闻你被人揍的消息二话不说就往你身边赶。其实也只是轻伤,哪想到那人比你还激动,硬生生灌了老大一口酒才平静下来,在你身边绕老绕去,看这看那,确认了好几遍你没什么大碍。
你其实挺想问他,是不是想借机喝酒,但看他急得眼睛都有些红了,到底没问出口。

他见你没什么问题,突然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下来,然后深呼一口气,紧紧地搂住你。
你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忽而听到他有些哽咽的声音响起。
“他们当时告诉我的时候说的很严重,我怕我见不到你了。”
“没有你我该怎么活啊。”

你有些哭笑不得的安抚着身前这人,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你受伤,他却痛哭流涕,但心中总归是被他的几句话柔软得不成样子。

这天你本在家中安心养着伤,大门一下子就被华山踹开了。你刚想骂他,就看到他扔进来个球。再仔细一看,正是那欺负你的流氓。

那流氓涕泗横流有些恨恨地看着你,结果被华山一踹就跪在了你面前。你听到华山痞痞地开口道:“这是大爷我的人,谁都不能动,懂了没?”

那小流氓许是被揍得怕了,一个劲地磕着头,念叨着对不住对不住。
你捏了捏眉心,一抬头就看到刚刚还拽得狠的华山一脸呆样地对着你笑着。

嗨呀,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呀。

-少林:

你又去城郊的寺庙烧香,看着那佛像忽然就哭出了声。
你喜欢的那和尚早就知道你要来,此刻看你这般,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脸上毫无表情,也不知再想着什么。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一股脑地把自己受的委屈全说了出来,像是一个人发泄一样。那和尚悄悄藏起来了点,好不被你发现,站在阴影里捻着佛珠。

又过几日,你庆幸着这几日过得舒畅,以为佛祖显灵,兴冲冲地跑去寺里,正好撞见那和尚正跪着抄着像是心经什么的。
你本想悄悄过去看他,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你,轻轻咳了下,叫了声施主。
你走过去,看到他身前摊着的纸张上没一个字,但笔上分明是蘸着墨的,便问他在写什么。他愣了几秒,才悠悠说了句“破戒了,抄心经。”

你一下子就惊了起来,揪着他的耳朵就吼着问他是不是去什么风流之地啦,他委屈地看了你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着,“贫僧没有,施主冤枉贫僧了。”
你被他这一眼看的心虚,匆忙缩回手。那和尚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觉得上面还有些留下的温热,也不想拿下了。

“贫僧只是去教训了个人而已。”

你刚想继续问下去,和尚已经站了起来,向远处走去,留你一个人。你看那纸张蹊跷得打紧,揭开最上面那张,只见下面那纸上写满了你的名字。你惊讶地捂住嘴,只见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小的字。

“佛祖在上,弟子不肖,染七情六欲,贪恋人间温情。”
“望上天恩准,弟子就此遁出佛门,以了此生之愿。”

那和尚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自己落下的纸,匆匆忙忙赶回来,就看到你惊讶的样子,整个人都僵了起来。
你们两就这么对视了片刻,他看着你,缓缓开口道:
“看到了?”
你微微点了点头。

你听到他叹息一声,继续说道:
“那就简单多了。贫僧......”
你从来没发现他原来也会结巴,想到这个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变色的人也会因为你不知所措,就涌出说不出的甜蜜。

“贫僧有一愿。愿有贫僧在的地方,施主大可放心安睡,不必担忧杂碎纷扰。”

“施主乃贫僧此生之愿。”

———————————————————

end.
执笔/萧辞
随缘码字,希望喜欢。

评论 ( 15 )
热度 ( 201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