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伪渣】蛋糕

· 七夕贺文。

执笔/萧辞

- 下楼。

杨老教授早上笑吟吟地跟他说给他放天假的时候,谢俞才反应过来,已经七夕了。他看了眼手机,收到贺朝的短信是五分钟前,他拨了个电话过去:“你已经过来了?”

贺朝在楼下站着,大白天的人有点多,来来往往的看到这么个该去电影学院报道的脸都不由得多看几眼,“快下来吧,追求者太多了,受不住。”

“够了啊你。”

谢俞走下楼,正好看到从隔壁追来的一个女孩子拿着个粉红信封走到贺朝面前,一看就是个情书,身后还有几个好闺蜜在加油打气。贺朝看到谢俞投来的看好戏的眼神,还没等那姑娘开口,贺朝就说道,

“其实学校里也有邮筒,不远的,走两步就到了。”

然后拉着谢俞就走。

留下身后一脸懵的几个姑娘。

谢俞被他的骚操作闪得有点眼瞎,忍不住笑着骂了句神经病。贺朝听到身后人的笑声,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怎么了朝哥不体贴吗”,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两个人就拉着手在学校里边走边笑,这下子有点放飞自我的意思。

等到谢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贺朝拉到了个商场里。

“干什么?”

贺朝回头看了看他,还眨了眨眼睛,“你等会就知道了。”

谢俞心里想这次估计男朋友又得整出点什么窒息操作了,到底是现在跑还是等会到了再装作不认识,一时半会儿也没个定论,就被拉着过去了。

等贺朝停下来,谢俞觉得自己可能摊上了个真傻逼。

扶梯下头,商场大门正对的正中间搭了个台,写着“七夕,和爱的人一起度过。”,下面是“完成游戏即可获得奖励。”

贺朝已经上台了,谢俞立马转身就走,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贺朝在那儿喊,“小朋友你去哪儿啊,上来啊。”

谢俞:“....妈的。”

一台的气球,游戏是两个人背靠背把气球夹起来,然后挤爆。哪对先挤满7个就获得奖励。本来贺朝上去时台下就已经起哄了,看到又一个帅哥上去,还是一对儿,瞬间气氛就到了顶峰。主持人也没想到能看到这幕,在台上起哄着。

谢俞瞥了眼一脸兴奋的贺朝,比了个口型: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贺朝:“不是挺好的,促进感情,强身健体。”

谢俞:“....健你妈。”

到底两个人还是做了这个游戏,丢不起这个人。贺朝还拍了拍他的脑袋叫他齐心协力一起加油,此刻谢俞已经面无表情不想再去多说什么了。

于是观众们可以看到两个颜值贼高的,在台上极其不协调的晃晃悠悠。

“你他妈能不能站站稳?”

“啧...这他妈怎么这么费劲。”

“不是你要来的,啊?”

“我这不是....老贺说这里有活动我就来看看。”

谢俞:行吧,这两人一联合就没活路了。

最后还是极其别扭地第一个挤爆了7个气球,顺带牺牲了刚洗的鞋,还有贺朝早上特地抓的发型。

工作人员领着两个人去拿礼物,谢俞走在前头,对着贺朝露出拒绝交流的后脑勺。贺朝在后头跟着,心里想,老子的男朋友太可爱了。生气都这么可爱。

礼物是一个蛋糕还有个氢气球。

谢俞拿着蛋糕,贺朝拽着个气球。

谢俞看他站在那儿半天没动,又看到那姿势,回头往前走,嘴上喊着:“走了,大龄儿童,别他妈丢人现眼。”

贺朝看了眼上头飘着的气球,不知想到了什么,喊道:“诶,亲一口呗。”

谢俞回头看他:“没打你算好的,别得寸进尺。”过了会又加了句,“拿着你的气球好好走路,不许丢,蛋糕我的。”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往家里走。

不过当晚贺朝还是从谢俞嘴里抢了口蛋糕。

巧克力的,甜得很。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9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