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刺青】戒指


· 七夕贺文。

执笔/萧辞

萧刻抱着花儿进来的时候,陆小北正急匆匆地抱着两只猫往外走,看到他直接仰头喊了声“大哥,萧哥来了”,然后朝他眨了眨眼睛就走了。萧刻看他这样估计是去找他的那个“情况”了,说了句“北爷好好玩儿啊”就抱着花站在原地等。

今天没排客户,周罪也只是来看一圈,听到陆小北喊了就直接下了楼。萧刻把花塞到周罪怀里,冲他笑了笑。

周罪抱着花一时有些茫然,萧刻见他这样笑起来,“周老师,怎么还没习惯啊?”

周罪摇头:“没有的萧老师,我很高兴。”

徐雯看着他两眼神里都是光,萧刻转过身跟她打了声招呼就拉着周罪走了。“七夕啊,怎么过?”,萧刻坐在车上侧头问着周罪。

周罪也看过去:“萧老师想怎么过?”

萧刻没说话,低头摆弄着手机,过了片刻说道:“啊,去游乐园吗?”

周罪被他这个问句呛住了,萧刻看他这样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好笑得很,摸了摸他新剃的头发,扎手。

“那周老师想去哪里啊?”萧刻放下手。周罪抬头看了看窗外,“太热了,去室内吧。”

“也行,那走吧。”

阳光照得绿叶都刺眼起来,周罪手伸进裤兜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说话。萧刻开着车也不主动挑起话题,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着,倒也不觉得尴尬,只觉得岁月静好。

一把年纪了也不太适合小年轻玩的东西,但情调浪漫还是得有的。想到这里萧刻就直奔电影院,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拉住了。低头一看,才看到周罪的食指堪堪勾住他的小拇指,明明就是个不能再微小的动作,偏生这人还不敢看他。

萧刻心里笑了声,转手将周罪的手握住,又觉得不够,再把手指一根一根塞进周罪的指缝。这么腻歪的动作两人做起来没有任何违和感,周罪看了看手不由地握紧了些,还没说话就看到萧刻走过来,气息喷打在耳廓,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就传过来。

“萧老师教你,牵手得这样牵。”

电影院里黑得很,大多数人七夕都去看个爱情片恐怖片,顺带在电影院里啃啃。虽然萧刻不排斥这种,但毕竟心性不如从前,要啃不如回家啃,就选了个大片看。周罪全程被萧刻拉着,另一只手一直揣在裤兜里,也不说话。

电影看到一半,两人的手还没松开。周罪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冒汗了,将手抽了出来。萧刻察觉到他的动静转头去看他,刚想凑近去问怎么了,就感觉手指上被套上了什么冰冰凉的东西。

戒指。

周罪在黑暗里看着萧刻有些惊讶的眼神。那戒指很简单,又很大气,带着周罪一贯的风格。这下电影也看不下去了,两人立马起身出了放映厅。外面亮,萧刻将手伸出来左右看看,扯唇一笑。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周罪问:“愿意吗?”

萧刻看向他,眼底都是笑意,“求婚啊周老师?”

周罪抿唇,点了点头,望着他时还带着些紧张的情绪。

“但是....”萧刻刚开口,就看到周罪双唇抿得愈发紧,手似乎是想去拉他,又碍于他的话而不敢上前。

萧刻把两个字拖了会儿,低头也拿出了个戒指盒,“但是我也打算求婚啊。”

周罪看着萧刻手上的戒指盒,萧刻依旧笑着看着他,却猝不及防被周罪一下子推到身后的墙上,随后而来的便是一个肆意又热烈的吻。

周罪将下巴地抵在萧刻的肩窝上,侧头对着萧刻的耳朵说话。他耳朵本就敏感,感受到热气,半边身子都酥了,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只听到周罪说着,

“那萧老师帮我戴上吧。”

当晚,差点成仙的周大仙儿被萧老师一脚踹回人间,破天荒地在朋友圈放了张两人牵着手带着戒指的照片,配字就是一个礼物盒子的表情。

林轩:啧。
方禧:呵。
老朱:啧啧啧。
老曹:妈的。

而萧刻则更为嚣张,直接配字“这是我的周礼物。”,于是整个社交圈都知道,这两人戒指都戴上了。

此后的余生,早就,都是你了。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76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