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AWM】七夕


· 七夕贺文。

执笔/萧辞

“抬头抬头,听我说。”贺小旭边走边道,“这个不是要七夕了么,给你们放天假。”

卜那那抬头:“好啊,那敢情好啊。”

贺小旭瞥了眼他:“你好个屁,你看看这假是给你放的吗?”

卜那那:“……”

老凯在旁边憋着笑,又看到卜那那扭了扭身体,一脸菜色地转过头去盯着电脑屏幕。于炀在一旁戴着耳机,面上没什么表情,祁醉看了几眼他,没出声,低头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又丢回桌上。旁边于炀的手机亮了起来,刚好一局结束,拿起手机看了眼。

【Drunk】:小哥哥,七夕诶。

于炀瞬间什么打游戏的心思都没有了,耳朵马上就红了。

【Drunk】:小哥哥,我们怎么过?

祁醉半天没得到回复,刚想起身就看到于炀的消息。

【Youth】:.....都听你的。

【Drunk】:都听我的?

【Youth】:.....嗯。

【Drunk】:那床上玩点儿刺激的?

于炀满脸通红地抓着手机,带着求饶的眼神看向祁醉。祁醉一看他这样就乐了,又怕把人逗得太狠,低头又发了个消息过去。

【Drunk】:看电影吗?

【Youth】:看。

贺小旭走过他两身后伸脖子看了眼,当场揭发了两人坐在一起还要用微信聊天的行径,“怪不得人家不让办公室恋情了”,贺小旭翻了个白眼,“特傻。”

于炀咳了下,立马丢下手机。祁醉轻敲桌子,笑道:“网络一牵线,珍惜这段缘,是不是啊小哥哥。”

卜那那立刻用难以言喻的眼神望向祁醉。

第二天早上于炀一大早就睁眼了,确切的说是本来就没怎么睡着。他轻轻出了房间,安静得很,还没人起来。这时候祁醉房门开了,于炀一看过去就看到祁醉刚起床。

“怎么起这么早?”

于炀小声道:“有点激动...”

祁醉笑了声,让他先找点东西垫垫肚子,自己马上就好。

于炀点了点头,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干,又是月中直播时长还没够,就去了训练室打算打一会。

还没播多久,就看到系统公告,至尊会员Drunk进入了直播间。

弹幕本来就在问youth七夕怎么不出去,于炀没回答,这下就开始满屏的刷。

【老公来了老公来了】

【祁神怎么不和炀神在一起啊?】

【啧,我们youth脸红了。】

【听妈妈的话!你还小!不要和那个老畜生出去!】

于炀看了眼满屏的弹幕,开了麦问道,“你好了吗?”

【什么,好了什么,要去干什么】

【感觉被塞了满嘴狗粮】

【疲惫.jpg】

祁醉看着屏幕上于炀鼻尖上细微的汗,停在了房间门口。

【Drunk:我和Youth要出去过七夕了。】

【Drunk:我们要先去看个电影,youth说他都听我的。】

于炀看到这两条整个人差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打算关直播,侧头又看到弹幕上在刷。

【行了知道了】

【哦】

【不是,有谁问你了???】

祁醉啧了声,觉得弹幕反映不够让他满足,他打开一队小群开始不停发消息。

【Drunk】:咳,都起床,说件事儿。

【Drunk】:起了没?

【Drunk】:就是我和youth今天要出去约会,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风情万种小娜娜】:不是,大早上的手机在这儿响,起来一看就这事儿?

【谁先脱单谁是狗-旭】:有病

【Drunk】:这不是正在关爱你们呢么?

【赖华】:……

【风情万种小娜娜】:滚吧。

祁醉好心情地收起手机往外走,突然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然后拨出了个电话。

“花落,你们放假吗?”

“放个屁,有事快说。”

“没什么事儿,就是我们放假了,我和youth要出去约会。”

“.....有病??!”

祁醉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嘟的一声。他看了眼屏幕,打算拨另一个手机号,嘴上还念叨着花落这个逼自己还没说完就挂电话。

于是七夕这天早上,各大战队队长都被祁醉的电话从睡梦中叫醒骚扰了一遍,并且都知道祁醉要和于炀约会,要先去看电影,然后找个地方吃饭,要点情侣套餐,然后要去逛商场,要送于炀礼物,晚上还要和于炀一起睡觉。

而此时于炀对此一无所知。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56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