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觞满酌

=萧辞

“不过一句,相见恨晚,却恰逢其时”

【awm】烟火

· 文中细节不宜考据。

执笔/萧辞

【我现在在日本花火大会,炀神,这里太美了,有生之年一定要来一次。】

于炀的直播弹幕里闪过,正好一局结束,他一眼就看到了这条。

他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口水,祁醉要他每天一定要喝5杯水。于炀刚放下水杯,就听到卜那那在那儿喊:“真的好好看啊,我也好想去啊。但是马上又要比赛了。”

估计他那儿也有人在说这事儿。

于炀转过头盯着屏幕,然后低下头在打开手机搜索引擎打下几个字,抿了抿唇关掉手机,又开了一局。

贺小旭跟着祁醉走进来,正好听到卜那那的声音,跑过去敲了下他的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给我好好训练吧,你看看于炀,多认真,啊?”

祁醉看着于炀的背影站着没动,片刻后笑了笑走到位置上坐下。

这一天晚上,贺小旭收到了来自祁醉的请假,顺带把于炀的也请了,不容反驳的那种。

第二天于炀被祁醉拉出去的时候还云里雾里,他看了眼站在门口一脸怨妇样的贺小旭。祁醉转头看到他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轻轻笑了声。

“没事儿,别理他。”

昨晚于炀睡得晚,现在坐在车上,祁醉又开得平稳,让他生了些困意。但是难得和祁醉两个人出来,又不想睡着。祁醉瞄到他眼皮子打架又用手揉开努力睁大的样子,说道:“睡儿会儿。还要些时候才到。”

“我不困....”

祁醉猜到他的心思,等红灯时腾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差这一会儿。”

于炀耳廓红红的,现在倒是一点都不困了,但还是听话地闭上眼。过了会儿倒是真睡着了。

他们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于炀睁开眼时他们停在了个空旷的地方,大概是郊区,天已经全部黑了。他转头看了看祁醉,祁醉像是盯着他很久了,看到他醒了对他笑了笑,低头发了个消息,然后凑到他面前。

“小哥哥,睡觉的时候流口水了,是梦到我了吗?”

于炀猛地抬起手摸了摸嘴角,结果什么都没摸到。他红着脸不去看祁醉,突然听到车窗外面传来声音。他抬头看向前面。

天上都是烟花。

满天的,五颜六色的,闪闪发光的,烟花。

他瞪大眼睛转头看向祁醉,祁醉靠着座椅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于炀的眼睛里倒映着烟花的光芒。没有花火大会那么多的花样,于炀想,但这一定比任何的花火都让他难忘。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不敢错过一秒。直到天空又重新暗下去,他还紧紧盯着那处。

祁醉没去看烟花,等到结束了才开口道:“市区不能放烟花,所以带你来了这儿。”

“喜欢吗?”

祁醉一向都知道,于炀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那天听到卜那那那么说,不可能不心动。

于炀没回答他。他低下头看着祁醉一直拉着他的手,猛地侧身凑过去。

祁醉收到了一个害羞的,不带任何情色的,单纯的吻。

“你知道在车上做叫什么吗?这叫.....”

祁醉还没有说完话,于炀就坐直起来捂住他的嘴。

点点星光若有若无地闪着。

End.

评论 ( 3 )
热度 ( 94 )
 

© 引觞满酌 | Powered by LOFTER